当前位置: 首页 > >

成功的酒广告,在哪?_论文

发布时间:

维普资讯 http://www.cqvip.com 其 有 趣 的是 ,跃 跃 一 试 者 为 了 表 示  自 己 的 爱 心 与 豪 爽 ,大 多是 趁 兴 前  来 交 友 访 道 的 , 极 少 有 白 吃 白 喝  的, 这 才使 店 家 日进 斗 金 , 酒 店 前  天天 车水马 龙 。   再 看一 则外 国的: 一青 年坐 在沙  发上 , 打开 酒瓶 倒 了一杯 正欲 畅饮 , 里  屋 突 然想 起 电话 铃,便 转 身进 去接 电  话 , 而奇 迹也 就在 这 一刻 发生 了— —  画上 的 蒙娜 丽 莎 居 然走 了下 来 , 起  拿 酒 杯 闻 了 闻 ,满 意 地 点 了 点 头 ,还 偷   偷 地 喝 了 一 口,正 想 再 喝 ,突 然 传 来   脚 步 声 , 是 索性 一 口气 喝 完并 立 即  于 上 画恢 复 了 原样 。 当青 年 回来 举 杯 欲  饮 ,突 然 发现 杯 中已 空 ,便 大 惑 不 解  地 茫 然 四顾 ,他 身 后 画 上 的 蒙 娜 丽  认 定现 代 社 会 是 个 “ 告 社 会 ”  广 , 此 言 绝 不 为过 , 就 连 中 学 生 的作 文  一 当然 了, 广 告 并 写好 广 告词 是  做 种 营 销 行 为 , 成 功 的 广 告 离 不 开  莎 ,也 便 极 淘气 地 再 次 点 了点 头 ,还  极 明媚地 笑 了笑 。请 注意 ,广 告 的确  一 考 试 中也 频 频 出 现 着 一 种 全 新 的题   型 : 让 学 生 为 某 某 商 品 写 段 广 告或  成功 的营 销 策 划 。   请 再细 品三 个 成 功 的事 例 。   先看 一 个 中 国古 代 的 。一 次 ,   才 子 冯 梦 龙 来 到 一 家 酒 店 喝 酒 ,发  句话 也 没 说 , 分 明把 一 个 好 酒 的  却 品牌推 到 人 们 的 面 前 。   者 针 对 某 某 广 告做 一 番 点 评 。   凭 心 而 论 , 种 题 型 很 有 时 代特   这 色 ,既然 现 代 社 会 是 个 广告 社 会 ,既  然 许 多 广 告 词 中 学 生 耳 熟 能 详 , 既  然 广 告 策 划 是 一 种 高 智 商 活 动 , 那  么, 有 意 识 地 让 学 生 尝试 一 下 写 广  请 再 看 一 则 更 精 彩 的外 国 的酒  广告:   一 现 店 家 虽 然 热 情 但 生 意 不 好 ,挺 同  情 店 家 , 就 立 刻 为 店 家 写 了一 面 酒  旗 ,让 店 家 把 它 挂 在 门前 ,酒 旗 上  只 黑 鸭 子 渴 极 了, 它 大 汗 淋  漓 , 正 在 炎 炎 烈 日下 走 过 大 街 , 突  然 发 现 一 只 标 有 “ X 字 样 的 啤 酒  X” 写 着 : 谁 能 在 本 店 墙 上 写 下 一 句  “ 有 此 说 却 无 此 事 ”的 话 ,谁 就 尽  虽 可 以 在 此 免 费 喝 酒 。显 然 , 这 是 一  句 极 有 趣 的广 告 词 , 当 它 随 着 酒 旗  迎 风 招 展 时 ,亮 出 的 是 店 家 不 俗 的  文 化 品味 与热心 好 客 的一 片善 意 。   桶 , 便 将 其 推 倒 在 地 , 开 始 酣 畅 淋  漓 地 喝 酒 , 喝 着 喝 着 , 索 性 钻 进 酒  告 或 者 点 评 广 告 , 的 确 有 助 于 提 高  中学 生 的 写 作 水 * 分 析 水 * , 尤 其  是 创 意 水* 。   于 是 想 起 了多 如 牛 毛 的酒 广 告 。   那 么 , 何 谓 成 功 的 酒广 告 ?   桶 接 着 喝 , 只 听 得 响 亮 的 喝 酒 声 不  断 传 来 。 它 从 酒桶 中钻 出 来 时 , 当 奇  迹 出 现 了 , 它 居 然 变 成 一 只 高 贵 无  比 的 白 天 鹅 ! 细 想 果 然 妙 极 , 正 是  通 过 极 度 的 夸 张 , 巧 妙 地 把 一 个 难  忘 的 品 牌 推 到 了 人 们 的 面 前 , 这 就  是X * 酒 !   遗 憾 的是 , 管 我 们 酒广 告 多得  尽 请 细 品西 凤 酒 的广 告 词 : “ 果  如 没 有 这 只 凤 凰 , 龙 的 子 孙 该 多 么 寂  寞 。 广 告 词 中有 “ 凰 ” 二字 ,一  ” 凤 举 突 出了 酒 的 品牌 ,此其 一 ;龙凤 皆  为吉 祥 的 象 征 ,让 龙凤 比肩 出现 ,合  情 合 理 ,此 其 二 ;喝西 凤 酒 的 中 国人  的确 是 “ 的子 孙 ” 龙 ,也 的确 乐 于 接  受这 种 中 国式 的提 法 ,此 其 三 ;写 得  豪迈 温 暖 但 并 不 张 狂 ,此 其 四。也 正  果 然 , 好 广 告 带 来 了好 效 益 —— 消  息 刚 刚 传 开 ,便 有 数 不 清 的客 人 赶  来 一 试 运 气 。 由于 广 告 上 的 许 诺 既  适 应 文人 雅士 ,也 适应 普 通 百姓 ,   酒 店 立 刻 变 得 热 闹 非 凡 。再 看 那 面  粉 墙上 , 既有 普通 百姓 写 的 ,如 :   “ 蛳 壳 里 做 道 场 ” “ 相 肚 里 能  螺 、 宰 撑 船 ” “ 着 鸡 毛 当令 箭 ” 鸡 蛋  、 拿 、“ 里 头 挑 骨 头 ” 等 ,也 有 文 人 雅 士 写  的 ,如 :“ 河 之 水 天 上 来 ” 朝 如  黄 、“ 青 丝 暮 成 雪 ” “ 发 三 千 丈 ”等 。 、 白 尤  铺 天 盖 地 ,但 理应 承 认 “ *庸 俗 ”居  多— — 除 了 几 个 人 围 着 酒 桌 喝 得 极  投 入 极 眉 飞 色



友情链接: